首頁 無錫日報報業集團主辦| 客戶端|新聞日歷|收藏

追憶錫劇泰斗王彬彬——不唱到觀眾鼓掌 他不會停

2019-10-18 09:34:00來源:江南晚報
權威新媒體 傳播新速度新聞熱線:81853986 商務熱線:81853962我要評論字號:T|T


  王彬彬、小王彬彬、王子瑜祖孫三代為觀眾演唱錫劇《珍珠塔 一夜功夫大雪飄》。(陳大春 資料圖)


  1979年王彬彬演出《珍珠塔》。(無錫市錫劇院提供)

  “彬彬腔”經典回顧展演、名家薈萃版《珍珠塔》已到了最后彩排的階段,燈光搭臺、妝容美服、唱腔選段經過大半年的準備,將跟隨一眾錫劇名角們“登臺亮相”。這一切,都是為了他——王彬彬。

  到今年,百歲誕辰的王彬彬已與錫劇結緣整整85年,這85年里,他從一個孤兒成為一代錫劇泰斗,由他創立的“彬彬腔”更是蜚聲海內外。時至今日,他臺上幕后的點點滴滴依然讓大伙津津樂道,后輩戲迷跟隨他的“聲音”長大,追憶中都是美好;年輕的錫劇觀眾將他奉為偶像,連他生前的小趣事都甘之如飴。

  父子傳承 “父親讓我不必拘泥于他的世界”

  1959年6月,因文化部調地方戲進京匯演,錫劇《珍珠塔》讓王彬彬一戰成名。《人民日報》的記者張貞發表文章《錫劇“珍珠塔”在京打響第一炮》,稱贊其唱腔抒情優美、柔中帶剛、朗朗上口、字字清晰,并首次提出“彬彬腔”的說法。從此,“彬彬腔”自成一派,成為錫劇藝術中最重要的流派之一。

  “與其說‘彬彬腔’特別,不如說是觀眾選擇了它。”王建偉(小王彬彬)告訴記者,錫劇跟其他劇種差不多,女角比男角多,在戲曲中陽剛之氣本就很難得,父親渾厚嘹亮的嗓音可謂是獨樹一幟。在自己很小的時候,母親就說父親成名很早,未到30歲就成了街頭巷尾追逐的對象,一場戲時常演2個月都座無虛席。

  王建偉9歲的時候,在父親的督促下天天練功,與他一起的還有自己的哥哥和姐姐,可持續了一兩年就中斷了。直到24歲,王建偉才重新走入錫劇這一行。王建偉回想起學戲的過程,時常自嘲:“大伙都以為我得父親親身傳授,其實父親大部分時間都是舞臺上,幾乎沒時間教導我,連他徒弟和戲迷得到的福利都比我多。”或許是天賦遺傳,王建偉天生也是一副好嗓子,再加上從小看父親登臺耳濡目染,一開口就震驚了當時無錫錫劇團的人。于是,為了“彬彬腔”的傳承,王建偉也成了一位錫劇演員。“你看,我其實又沾了‘彬彬腔’的光。”王建偉直言,唱戲后,小王彬彬就成了自己的藝名,自己曾經對此很排斥,每次演出單上寫著王建偉,后面一定有備注“王彬彬之子”,觀眾更是會不自覺地拿自己和父親相比。如今,67歲的王建偉早已不在乎這些虛名,也更能理解父親。

  “父親讓我自己走師訪友,不必拘泥于他的世界。”王建偉直言,父親雖未親自教導,卻總在關鍵時刻給予自己幫助。王彬彬年幼家貧,父母弟妹很早就離開了他,就如《珍珠塔》的角色“方卿”一樣,家中窮途末路,只能投親靠友。這也是王彬彬演《珍珠塔》千場而不休的重要原因。王建偉感慨,父親總說自己沒能上學是最大的遺憾,唱戲雖以唱為主,但隨著時代的發展,戲中角色的文化背景、境遇都成了揣摩角色唱腔、表情的重要環節。談到此時,王建偉想到了一個小事。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,王彬彬幾位上海的專家朋友來無錫看戲,王建偉當時正在舞臺上排練《珍珠塔》中的一個選段,等他唱完,其中一位專家就問他,“唱這段戲時,為何你要哭?”這個問題讓王建偉無言以對,為何要哭?是因為父親唱的時候哭了,他就也覺得應該哭,因為這件事情,王建偉更加重視對角色的揣摩和了解。他說:“唱戲也要動腦筋,每一句對白、表情都要事出有因。”

  師徒有愛 如父親一般體貼關懷

  “‘彬彬腔’不是我們家族的財富,而是整個戲劇界。”王建偉說,父親的徒弟十余人,有初出茅廬拜師學藝的,有技巧嫻熟再拜師提升的,也有因緣分而相識拜師的……王彬彬從來不拒人千里之外。王彬彬在世時,時常與他討論錫劇的發展,他覺得錫劇要傳承肯定要輸入“新鮮血液”。王建偉笑著說,父親王彬彬聊到錫劇傳承就很激動,他一直提到錫劇發展的關鍵還是要靠人才,劇目是死的,人才是活的,有叫得響的演員,才能讓這個劇種得到延續和發展。

  此次“彬彬腔”經典回顧展演的舞臺上,就有多位王彬彬的徒弟,年紀最大的是80多歲的魏景清。魏景清原是無錫縣錫劇團團長,在王建偉的印象中,他最喜歡在飯桌上與父親對唱,唱到開心時停都停不下來。他也是這次演出演員中年齡最大的,魏景清告訴記者,這是他應該做的事情,就算爬也得來。“我原來叫朱寶貴,我的名字是師傅給我改的。”丹陽錫劇團的朱文亮,可算是半路出家唱戲的人,在1983年,他因為機緣拜了王彬彬為師,當時拜師的細節他還歷歷在目:“那時是滬劇和錫劇的巡回演出,我的老師總說我的嗓子特別適合唱‘彬彬腔’,就把我引薦給王彬彬老師,當時,我太緊張不敢說話,沒想到成功拜師了,就跟做夢一樣。”朱文亮笑著表示,師傅說自己的名字不響亮,就為我改名文亮,寓意是在舞臺上發光發亮。王彬彬唯一的女弟子也是關門弟子徐新藝說,這位師父更像父親。當年,20多歲的徐新藝決定拜60多歲的王彬彬為師,直言師傅一直把她這個女弟子當女兒看待,悉心教導。

  后輩敬仰 聽著王彬彬的磁帶長大

  錫劇王子周東亮從小就對王彬彬有一種敬仰感。不僅是因為他的父親周林華是王彬彬的徒弟,也是因為對“彬彬腔”的喜愛。錫劇界唱小生“十生九彬”,周東亮也是其中一個。“我的第一盤磁帶,就是王彬彬老師的《拔蘭花》。”周東亮表示,自己4歲就會唱戲,是聽著王彬彬的磁帶長大的。周東亮說:“觀眾是最好的老師,你唱的好不好,看觀眾反應就能知道,王彬彬老師以前上臺,不唱到觀眾鼓掌,他是不會停的,這點值得所有人學習。”

  年過半百的李桂英雖是“梅派弟子”,卻也是王彬彬口中夸贊的“江陰小丫頭”。最讓李桂英后悔的一件事情是,幾次搬家將自己與王彬彬的合影弄丟了,想到這里,她就很心痛。“上世紀80年代,我剛進錫劇團,就跟王彬彬有對手戲,對于我們來說,他就是一個偶像,可是他完全沒架子,不但耐心傳授舞臺上的經驗,更會經常鼓勵表揚我們后輩。”李桂英回憶,剛進團時候自己有點自卑,在王彬彬的夸贊鼓勵下,自己增添了不少信心。李桂英直言,除了唱戲,王彬彬幾乎沒有其他愛好,也沒有時間。上世紀80年代,只要是王彬彬的戲,都是一票難求。連王彬彬自己請親戚朋友看戲,居然也得早上5點多和其他人一樣去排隊買票。

  王彬彬一生舉辦過兩次個人演出,1986年的“彬彬腔”演出曾使錫城萬人空巷;2008年4月的“高唱入云彬彬腔——慶賀王彬彬老師從藝75周年大型晚會”又一次轟動錫城。(記者 瓔珞)

[責任編輯:沐滟 冷雨]
網友評論
評論 0
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。發言最多為2000字符(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)
昵稱: 驗證碼:獲取驗證碼

網羅天下

时时软件